军训繁忙,暂时停更ヾ( ̄▽ ̄)Bye~Bye~

咩哈哈哈哈卷耳太太的本子到啦(๑✧∀✧๑)☀开森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十】

【十】


鸦羽般的睫毛轻颤着,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一片幽蓝的水下,墨色的眸里满是迷茫,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对眼前未知而陌生世界充满了好奇。


“小菊,你醒了阿鲁。”


环着自己的双臂微微收紧,从背后抱着自己的人正低着头注视着他,琥珀般的眼睛溢满了柔情,温柔的笑着,竟像是怀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那般喜悦。


他仰头看着温柔笑着的人,满心疑惑,转而打量四周,雪白绣着桃花的纱帐垂在床边,身下是柔滑的丝绸锦被,柔软却不如抱着自己的人的怀里来得温暖,陌生却雅致的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紫金鹤纹的香炉上盘旋着袅袅青烟。


“对不起,小...

高三理科班の黑塔利亚【一】

*来自理科生的日常小段子

*全员向,主极东耀菊金三角

*涉及高中数理化生各类高考考点,学渣出品

*以下为基本人设

王耀:语文科代表兼团支书

阿尔弗雷德:班长兼体育科代表

亚瑟:英语课代表兼化学课代表(别问我为什么是化学课代表2333

弗朗西斯:生活委员

伊万:数学课代表

小少爷:音乐课代表(如果高三还有音乐课的话

路德维希:物理课代表兼学习委员

费里:美术课代表兼宣传委员

菊:生物课代表


【一】那么就从开学开始讲起吧


九月一日


啊————


今天天高气爽,云淡风轻(你滚...


这手的位置也太tm尴尬了吧,我怎么画啊啊啊啊😂😂😂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九)

【九】


阴暗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浓云压得很低,仿佛直逼甲板上的人群,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狂风卷起海浪扑向岸边的岩壁,发出野兽嘶吼般的暴鸣。


游轮停泊在海上,在海浪间不安地起伏,往日的宴会歌舞都不见踪影,甲板上两派人正持械对峙着,这样的僵持令人不安,像是下一刻就会有子弹破膛而出穿透人类脆弱的躯体,打响血战的冲锋号角。


“琼斯先生,”安东尼奥手上的大口径左轮对着脸色阴沉的阿尔弗雷德,尾音令人厌恶地上翘,“真是很好的记计策好呢,凭空从我们手里挖走了几千万美金啊,真是……吸血鬼一样的商人啊!”


“商场即是战场,安东尼...

男友衬衫2333
少天好腰
没板子的痛,不想涂阴影ฅ( ̳• ε • ̳)ฅ
动作参照banciyuam

决定啦今天就画这个,画哪一组cp还没想好(//∇//)
总感觉攻方脸不对,看着好别扭啊啊啊透视是硬伤心塞(´-ωก`)
今天西盈也在努力画画啦,所以你们都不会介意西盈小小的拖更一会吧(・∀・)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八)

[八]


本田菊的归来并没有引起船上人多大的反应,或者说,他失踪的时候也没有人太过惊讶和在意,至少阿尔弗雷德,没有太在意,其他人看琼斯家主这么冷静便也释然了。跟本田家主关系那么好的人都不担心,或许他只是出去散散心?


但本田菊回来时还是引起了一些骚动,无视旁边窃窃私语的人群向卧舱走去,突然感到一股不善的目光。本田菊回头,正对上在角落里的安东尼奥的冰冷的视线,本田菊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转过头走下甲板。


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也只是个受害者。


听到本田菊回来的消息时,阿尔弗雷德愣了愣,挥手让女仆下去,靠在沙发椅上,将烟灰缸中多到漫出来...

在下历数了一下自己萌的cp

1.极东(耀菊)兄弟互残最后归于陌路永远回不去了
2.晓薛:一个自杀散魂后的守候最后另一个断臂失踪生死不明
3.曦瑶:一剑穿心物是人非,黄泉碧落永不相见
4.聂瑶:谋杀分;尸双双封于棺中永世不得超生
5.双玄:杀兄灭门之仇,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

我是不是真的有啥抖m体质ㄟ(▔,▔)ㄏ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七)

【七】


没有边界的海与夜空融在一起仿佛深蓝的金融锦绒缀着大大小小的碎星。巨大的蓝鲸只露出一边的脊背,安静地沉浮在大海中央,像汪洋中一个孤独的岛屿。


少年与青年坐在这个岛屿中央,像是离星空很近,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月宫上的寒凉。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小菊,你说嫦娥都变成了仙子,还想着回人一间吗阿鲁?”


“会的吧,毕竟人间还有她的恋人。”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为什么?”


本田菊有些怔然地看着王耀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六)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六】


湛蓝的深海中静静地的漂浮着一个透明的气泡,一袭月白汉族的青年环着一个黑发的少年坐在里面,少年已经在青年怀里睡着了,青年抚着少年孩童般的睡颜,眼中的温柔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气泡外,一只年幼的白海豚绕着气泡游来游去,乌溜溜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为什么她的主人要把自己关在一个水泡里了?她想要主人出来陪她游泳啊。


小海豚看着她的主人不理她,委屈地哼唧两声,装作要游走。


“好了,青,不要闹。我们回去吧。”


王耀将怀里的少年横抱起来,带着水泡向海底...

魔道的打斗戏堪称业界良心啊
希望能坚持

撸一只瑶妹(((o(*゚▽゚*)o)))
衣服姿势啥的借鉴暖暖的一个套装,虽然是男装,单人身比例还是妹子哒~浑身受气(づ ̄ ³ ̄)づ
阴影什么的懒得打了
几年没画画家里彩铅没了,本来还想给瑶妹点个朱砂痣的

今天魔道祖师首杀,我羡羡宝贝真可爱啊真可爱(*´︶`*)
画面音乐cv什么的都比想象中的要好诶
景仪思追小天使么么哒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五)

喂,幺幺零吗?有人鱼拐带未成年人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四)

【四】


修身的白色金边夜礼服,樱花纹路的精致袖口,本田菊看着镜子里优雅冷漠的少年,面无表情。


你是本田家的家主,那么我是谁呢?


他真的不想出席这次商宴,奢靡,虚伪。


比假面舞会更加扑朔离迷的是人类变幻莫测的面孔。顶着本田家主的身份,露个面,签个合同。晚宴的时候就溜出去找耀君吧。


真想着心情才好一点。


推开那扇门吧。


会议厅中各企业代表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本田菊在主位阿尔弗雷德的位子隔了几个人的位子上坐下来——阿尔弗雷德身边都坐了人。


阿尔弗雷德的左手边是...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三】

 【三】 
    
    先是穿着衣服跳到水里去,然后又是在海边吹冷风,还穿着湿淋淋的衣服睡觉,不出意外地第二天起床本田菊便觉得头昏昏的。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正好借了这个事推了这一天所有的应酬,窝在床上看一些诗集。
    
    中间阿尔弗雷德来过一回,了解了一些情况,又问他要不要出席今天的商讨会。
    
    “没有这个必要,反正一切...

学校终于让我们出来放风了

这个月假至少双更
如果有时间的话开一个新的段子集
关于黑塔利亚全员理科生高三生活(*╹▽╹*)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二】

海边的悬崖上一片漆黑,怪石在彼此的阴影中如张牙舞爪的鬼魂,只有最顶的一块巨石蒙上了一片月辉,如新娘乌发上雪白的轻纱。

夜里的海风舒适得一如这美好的月色,仿佛吹开了人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使人像是乘风飞去了一般。刚刚在宴会上喝了些酒,这会儿便有些燥意上来了,海浪拍在岩壁上溅起水花洒在脚边,凉凉的,痒痒的,像是水里引【】诱人的精灵。

于是,本田菊将繁复的礼服外套放在一边,只穿着衬衫长裤跳下去了,如腾水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进入水中的,青色的海豚。

出身岛国的他,这样的高度不成问题,但这种行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放心。

比如王耀。

王耀是条人鱼。

活了几百年的老人鱼处男,你知道...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耀诞
※人鱼耀
※耀菊,微米菊
※渣米,米厨慎入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愿此间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身无双翼却心有一点灵犀

愿世间 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 得失中尽致淋漓

愿此间 山有木兮卿有意

天涯海角皆随你,

纵然回忆 才明了不如归去

愿世间 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 得失中尽致淋漓

你我情意 当如此尽致淋漓。

【一】心似双丝网

太阳隐入蓝色的海平面下,像是深色的大海一点点吞没了夕阳的余晖,天地浸入一片深蓝之中。

海面上停泊着一艘豪华的巨型游轮,香槟色的灯光自每一扇巴洛克风格的落地窗散射出来,像海平面上唯一的太阳。...

咩哈哈哈哈放假了
终于可以回来开坑了,不过嗓子哑了,感觉讯飞语音已经不认识我了,要不要录文呢

【预告+试读】《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人鱼的夜歌》

   如题(ฅ>ω<*ฅ)
   国庆回来开新坑www
《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人鱼的夜歌》后者名字可能改,取名废的绝望_(:з」∠)_小天使们有啥名能救助一下西盈
QAQ
    至于为什么要发预告啊
    西盈再这么消失下去大概粉要掉光了ค(TㅅT)ค

今天就要回去上学了,米娜桑债见(挥小手绢)

放试读ヽ(•̀ω•́ )ゝ
《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试读】

【APH/耀菊】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
   
    【一】
 ...

明天开学(。í _ ì。)
国庆回归啦
十一开两个耀菊坑(里flag)(((o(*°▽°*)o)))

【耀菊】日常投喂小菊fa(1/1)

汤圆,就是喜欢画不对时节的东西(๑ºั╰╯ºั๑)

【APH/露菊】关于北/方/四/岛の孩子不能交给爸爸带

【APH/露菊】关于北/方/四/岛の孩子不能交给爸爸带

据《环x时报》报道:
   
    俄/罗/斯借北/方/四/岛主权问题再起事端,日/俄关系紧张,两国再面四岛之争。前日,日方回应……
   
    世界会议
   
    露西亚:kiku,把北/方/四/岛给露西亚吧^L^
   ...

【耀菊】【日常调戏小菊花系列】(一)

【耀菊】【日常调戏小菊花系列】(一)
   
    某一天,极东兄弟:
   
    耀:小菊,我有个傻弟弟阿鲁。
   
    菊:哦(冷漠jpg.)(酸溜溜想:nini有几十个弟弟……)

耀:(继续)别人问他什么都说“没有”。比如
    “吃饭了吗”
  ...

【APH米菊】海之彼岸的樱花与你

【五】
   
    本田菊本来以为自己在再醒来就是在天堂了。
   
    而他现在只能睁着浮肿的眼睛呆呆的盯着帐顶繁复的花纹,半天才回过神来。
   
    痛,浑身上下的伤口、腰侧的剧痛和隐【】秘【】处不可言喻的疼痛让他完全没办法起来,浑身上下脱力,而且整个人被某个家伙箍在怀里,顶多只能稍微侧过头来,目光正好对上将头埋在他脖颈之间的那个人的睡颜。
   
   ...

【APH米菊】海之彼岸的樱花与你

【四】
   
    大概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吧,德/国与英/法间的矛盾加剧,美/国支持英/法而停止对作为德/国盟友的日/本的援助。
   
    没有什么关系,维持国家间的联系本来就只有利益而已,自己活了几千年,看得比什么都明白。
   
    他站起来,看着办公室里那占据一整面墙的世界地图,世界各国之间的矛盾在加剧,如果不主动出击的话,自己这个小小的岛国……
   
 ...

【APH米菊】海之彼岸的樱花与你

【三】
   
    傻瓜。
   
    这是本田菊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时的感受。
   
    看着对面顶着金色的呆毛,笑得一脸灿烂的美国青年,心中升起了闭关锁国后数年不曾有的烦闷。
   
    “I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Whales.(我是来和鲸鱼交朋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