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寒假了,大家太太们都出来更文填坑了,我……再也不能装死了……

今天晚上平安夜,本来想摸一个叶黄的
给老叶画了一叶之秋秋的衣服
然后长发烦烦
然鹅
给烦烦什么衣服呢
……
好纠结啊
算了
不画衣服了嘿嘿嘿
请给我一个猥琐的表情包
emmmm
12.25啊
我们一起来挖伊利亚啊

一起来挖苏/维/埃啊

【喻黄】囚 荆棘鸟(一)

【一】

G市


猫儿轻巧地跃过二楼的窗户,毛绒绒的尾巴带起蓝色的窗帘,,清晨的阳光趁虚而入,染亮了少年脸侧的肌肤。


时间还早,年轻的身体总是充满活力,连昨天通宵打游戏的劣行也没有再在这张干净明亮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走下楼梯。二楼的会面室里已经有人在等了。


心理咨询的小护士微红着精心装扮的小脸端来咖啡,眼神不住地往沙发那边瞟。沙发上坐着青年一边端着咖啡,侧着脸与窗外毛色鲜亮的橘猫面面相觑。


太过柔和的眉眼像是藏了百年的羊脂玉,仿佛触手生温。那双眼睛的颜色很是特别,仿佛远处的海岸线,澄明...

其实在了解烦烦之前的十八年里,我根本不知道有秋葵这种东西。然而国庆我我在房里看《与共》的时候,听到母上大人在跟外婆吐槽秋葵这种蔬菜有多难吃,自己绝对吃不下去。

现在想起来,我好像知道为什么我前半辈子都不知道有秋葵这种生物了

心情复杂(›´ω`‹ )

无话可说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喻黄】囚·荆棘鸟

《囚 荆棘鸟》


喻黄
囚禁
鬼畜鱼
黑化注意


【楔子】


暴雨撕裂夜幕,狂风夹着雷鸣扑向海岸,海浪怒吼沸腾着如恶兽般冲上岸边。天边一阵白光劈过云层照亮了漆黑的房间。


他猛地惊醒过来,白光犹如鬼魅般在房间里闪现,像伏蛰的蛇,颤抖着,随时可能进攻。外面的骤雨和暴风摇晃着树影在墙壁上舞动,像是地狱里的恶鬼已经爬上了人间。


他呆坐着,又迅速将身体蜷缩起来坐在床头。双臂紧紧地环着自己,闪电再次照亮房间,以及这房间中唯一的人影。


远处风暴中夹杂着直升机的轰鸣,由远及近,他的双肩剧烈地抖了一...

【喻黄】囚·荆棘鸟

喻黄
囚禁
鬼畜鱼
黑化注意

文案:
“你们心理医生不会觉得很不安全吗?”

“什么?”

“你们掌握着客户很多秘密不是吗?”

“抱歉,”年轻的心理医生翻了个白眼,咧了下自己那颗小小的虎牙,“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

“可你们知道那些秘密啊。你听过这个故事吗?一个黑帮教父杀了很多人,总觉得晚上有人找他,于是经常找一个心理医生寻求帮助。但他最后还是把那个心理医生给杀了,因为他的医生知道了太多秘密。”
“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这可是和平年代,法治社会。来,跟我一起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
“我可舍不得杀掉少天呢……”

是的,目前只有文案和大纲,还有本子上的第一章_...

突然想起来小菊是兔儿爷怎么能没有兔儿和毛绒绒的兔尾巴呢(づ ̄ ³ ̄)づ
要不要开个车呢~兔耳play

【APH/耀菊】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三】

【三】

王耀只顾着欣赏仙子娇小的身影在雅致的宫殿里来来回回忙上忙下,直到“她”手里拿着一柄古朴的玄色太刀,还一边念叨着“万恶的蛇族,为你们的残忍付出代价吧!”时才警觉起来,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吧?!

不不不姑娘,女孩子用刀是很危险的,咱们把刀放下来喝杯茶聊聊天聊聊星星月亮好不好?

很显然,不好。

玄色的刀锋映出王耀黄金的曈仁,一点点放大。如果这个时候不发生点什么就太没意思了是不是?

“菊——我来找你玩啦~”

少女甜美的声音穿过古典的曲折回廊传进宫殿 王耀眼睁睁地看着刚刚还一身杀意的小仙子瞬间笑得春风十里,犹胜三月桃花,好像身畔都绽放着五颜六色的小菊花~

少女芳影已至,桃粉罩...

突然弄到了模拟人生4
先订一个小目标:
先捏一个荣耀联盟吧
失败了请打我(╯-_-)╯╧╧

耀诞

耀君生日快乐啦啦啦(✪▽✪)
极东一生推

依旧没有贺文

我是个假厨 丑的人还在沉睡~~~
   ⊂⌒/ヽ-、__
 /⊂_/____ /
  ̄ ̄ ̄ ̄ ̄ ̄ ̄

 
 
 
 
´

高三理科班の黑塔利亚(二)

高三理科班的黑塔利亚

【二】

英语课代表亚瑟·柯克兰君是位严谨认真负责的绅士。

英语课代表将新学期的所以试卷交给他后,他便将那些试卷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眉毛皱成了一片直想让数学课代表在他脸上建个平面直角坐标系来计算一下阴影面积。最后,他抱起堆试卷跑去找正和生物课代表卿卿我我的语文课代表兼团支书的王耀。

“Mr.Wang,Li Hua是谁?”

“Li Hua?”正吃着自家媳妇剥的橘子王某人一脸茫然地接过试卷,在看过试卷后便了然于心。

“Li Hua是什么人?为什么每一张试卷的署名都是这个人?”

“Li Hua啊,说起来……”王耀长叹一声,目光投向窗外的天空,“他是个了不...

【APH/耀菊】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二)

【二】

本田车喜欢没事往百花宫的倚梅园溜达,目的不言而喻——为了时不时“偶遇”梅仙小姐,为此不惜每天从姻缘宫跨大半个天庭散步到倚梅园。

现在本田神君正在百花宫的竹林里溜达。

“偶遇”当然不能直接跑过去嘛。

咦,树枝上那金黄色的一团是什么?

蛇!

不要怪本田神君太没出息,任他在兔神门下打杂(划掉)修炼了几千年,到底也只是只兔子。所以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奔出去,而且还是化成原形的,的兔子溜得快嘛,一转眼已经奔出了大半个百花宫。

本田菊其实还特记恨蛇类。

很多年前本田菊还是个兔崽子,哦不,一团白绒绒的兔毛球的时候遇到一个男性神仙,还对他说:

“好可爱的小兔子,让哥哥吃掉你吧~”...

真的很抱歉,开学加了一个学生会和三个社团,还有自学国二和四级词汇,忙到现在才记起来文又拖了。
不出意外后天应该会有更新。明天有两个新生见面会,中午和晚上,实在是没时间更新了

【APH/耀菊】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

    【APH/耀菊】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
   
    【一】
   
    从前有座天宫,天宫有个兔儿爷,顾名思义就是兔子,啊不,是掌管男性之间爱情的神灵,也就是兔子,啊不,是咱们的主角——可爱的小菊花(划掉)本田神君。
   
    天上有个类似月老的神仙没什么奇怪的,但值得一提的是管基佬的神仙是个直男癌。
   
   ...

【预告】中秋福利

新坑d(ŐдŐ๑【论如何掰弯一只兔儿爷】终于上线www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番外一•不知江月待何人

米菊预警
米厨不要打我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番外一

海边的小镇

清晨的街道行人稀稀,渔夫们早已出海,早起的农妇们彼此打着招呼,端着木盆浆洗粗麻的衣裳,花色的猫儿趴在木制的窗台上眯着眼睛小憩,巷子的尽头不时传来两声犬吠。

年轻的妇人端着洗好的衣裳回到屋子里却不见古灵精怪的小女儿,咕哝着:

“艾米莉这丫头肯定又跑到海边去了,总是跟那种怪人混在一起怎么行……”

远处,海岸线曲曲折折,海水一次次抚上沙滩又一次次退下去。远处是称不上繁华却也十分热闹的小村庄,近处一间小屋孤零零的守在海边。

金发的小姑娘坐着正对着大海的窗台前,抬头看着身边凝望着大海的老人。

老人年纪已经很大,金色...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十】

【十】


鸦羽般的睫毛轻颤着,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一片幽蓝的水下,墨色的眸里满是迷茫,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对眼前未知而陌生世界充满了好奇。


“小菊,你醒了阿鲁。”


环着自己的双臂微微收紧,从背后抱着自己的人正低着头注视着他,琥珀般的眼睛溢满了柔情,温柔的笑着,竟像是怀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那般喜悦。


他仰头看着温柔笑着的人,满心疑惑,转而打量四周,雪白绣着桃花的纱帐垂在床边,身下是柔滑的丝绸锦被,柔软却不如抱着自己的人的怀里来得温暖,陌生却雅致的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紫金鹤纹的香炉上盘旋着袅袅青烟。


“对不起,小...

高三理科班の黑塔利亚【一】

*来自理科生的日常小段子

*全员向,主极东耀菊金三角

*涉及高中数理化生各类高考考点,学渣出品

*以下为基本人设

王耀:语文科代表兼团支书

阿尔弗雷德:班长兼体育科代表

亚瑟:英语课代表兼化学课代表(别问我为什么是化学课代表2333

弗朗西斯:生活委员

伊万:数学课代表

小少爷:音乐课代表(如果高三还有音乐课的话

路德维希:物理课代表兼学习委员

费里:美术课代表兼宣传委员

菊:生物课代表


【一】那么就从开学开始讲起吧


九月一日


啊————


今天天高气爽,云淡风轻(你滚...


这手的位置也太tm尴尬了吧,我怎么画啊啊啊啊😂😂😂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九)

【九】


阴暗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浓云压得很低,仿佛直逼甲板上的人群,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狂风卷起海浪扑向岸边的岩壁,发出野兽嘶吼般的暴鸣。


游轮停泊在海上,在海浪间不安地起伏,往日的宴会歌舞都不见踪影,甲板上两派人正持械对峙着,这样的僵持令人不安,像是下一刻就会有子弹破膛而出穿透人类脆弱的躯体,打响血战的冲锋号角。


“琼斯先生,”安东尼奥手上的大口径左轮对着脸色阴沉的阿尔弗雷德,尾音令人厌恶地上翘,“真是很好的记计策好呢,凭空从我们手里挖走了几千万美金啊,真是……吸血鬼一样的商人啊!”


“商场即是战场,安东尼...

男友衬衫2333
少天好腰
没板子的痛,不想涂阴影ฅ( ̳• ε • ̳)ฅ
动作参照banciyuam

决定啦今天就画这个,画哪一组cp还没想好(//∇//)
总感觉攻方脸不对,看着好别扭啊啊啊透视是硬伤心塞(´-ωก`)
今天西盈也在努力画画啦,所以你们都不会介意西盈小小的拖更一会吧(・∀・)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八)

[八]


本田菊的归来并没有引起船上人多大的反应,或者说,他失踪的时候也没有人太过惊讶和在意,至少阿尔弗雷德,没有太在意,其他人看琼斯家主这么冷静便也释然了。跟本田家主关系那么好的人都不担心,或许他只是出去散散心?


但本田菊回来时还是引起了一些骚动,无视旁边窃窃私语的人群向卧舱走去,突然感到一股不善的目光。本田菊回头,正对上在角落里的安东尼奥的冰冷的视线,本田菊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转过头走下甲板。


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也只是个受害者。


听到本田菊回来的消息时,阿尔弗雷德愣了愣,挥手让女仆下去,靠在沙发椅上,将烟灰缸中多到漫出来...

在下历数了一下自己萌的cp

1.极东(耀菊)兄弟互残最后归于陌路永远回不去了
2.晓薛:一个自杀散魂后的守候最后另一个断臂失踪生死不明
3.曦瑶:一剑穿心物是人非,黄泉碧落永不相见
4.聂瑶:谋杀分;尸双双封于棺中永世不得超生
5.双玄:杀兄灭门之仇,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

我是不是真的有啥抖m体质ㄟ(▔,▔)ㄏ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七)

【七】


没有边界的海与夜空融在一起仿佛深蓝的金融锦绒缀着大大小小的碎星。巨大的蓝鲸只露出一边的脊背,安静地沉浮在大海中央,像汪洋中一个孤独的岛屿。


少年与青年坐在这个岛屿中央,像是离星空很近,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月宫上的寒凉。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小菊,你说嫦娥都变成了仙子,还想着回人一间吗阿鲁?”


“会的吧,毕竟人间还有她的恋人。”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为什么?”


本田菊有些怔然地看着王耀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六)

【APH/耀菊】人鱼的夜歌


【六】


湛蓝的深海中静静地的漂浮着一个透明的气泡,一袭月白汉族的青年环着一个黑发的少年坐在里面,少年已经在青年怀里睡着了,青年抚着少年孩童般的睡颜,眼中的温柔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气泡外,一只年幼的白海豚绕着气泡游来游去,乌溜溜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为什么她的主人要把自己关在一个水泡里了?她想要主人出来陪她游泳啊。


小海豚看着她的主人不理她,委屈地哼唧两声,装作要游走。


“好了,青,不要闹。我们回去吧。”


王耀将怀里的少年横抱起来,带着水泡向海底...

魔道的打斗戏堪称业界良心啊
希望能坚持

撸一只瑶妹(((o(*゚▽゚*)o)))
衣服姿势啥的借鉴暖暖的一个套装,虽然是男装,单人身比例还是妹子哒~浑身受气(づ ̄ ³ ̄)づ
阴影什么的懒得打了
几年没画画家里彩铅没了,本来还想给瑶妹点个朱砂痣的

今天魔道祖师首杀,我羡羡宝贝真可爱啊真可爱(*´︶`*)
画面音乐cv什么的都比想象中的要好诶
景仪思追小天使么么哒